大千世界:英国户外休闲新理念

  【新唐人】大千世界第161_B期

  *****************

  观众朋友,您好,“大千世界”又跟您见面了.

  今天给您带来的内容有:

  户外休闲新理念

  上万人已经体验了都市逃亡秀的户外活动的乐趣,随着向往户外活动

  的人越来越多,这个领域在英国会越来越热, 更多的企业会涉足这个满足人们缓解

  现代生活压力需要的领域。

  英国第一届都市逃亡秀有超过125家参展商,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们希望参加户外活

  动, 这个市场还会增长。

  主办者说,这次展示为所有年龄段的人提供了一个挖掘自己感兴趣的户外运动的好

  机会。

  都市逃亡秀的组办者葛瑞罗(Tracey Guerrero)说:

  “它旨在吸引人们走出家门, 多活动活动, 还给人们提供了在同一个地方尝试多种

  户外活动的机会,所以,我们这里有适合家庭的活动、适合青年人和老年人的活动”。

  都市逃亡秀提供对每一个人都适合的骑自行车,蹦橡皮床等活动,帮助人们缓解都

  市生活的压力。

  都市逃亡秀的组办者葛瑞罗(Tracey Guerrero)说:

  “如今,我们花大把时间工作,花大把时间对付交通堵塞,都市逃亡秀的主导思想

  就是帮人们逃脱都市生活,做点根本不一样的事”。

  正在英国兴建的一项活动叫湿漉漉的飞翔,人们花不到800镑就可以拿到一块崭新、

  宽大而平稳的冲浪板,接受不到两个小时就能学会的基本冲浪技巧,然后到水上去

  实践。

  北欧健康(英国)公司(Nordic Health UK)的总经理米切尔(Francis Mitchell)

  说:

  “手握两根滑雪杖,你身上的热量就可以比徒手走路多消耗约40%,你能很好的活动

  脊柱、放松双肩、放松胳膊,特别是手和手指的肌肉”。

  超过25,000 人参观了 都市逃亡秀,这说明这样的活动在英国的市场前途无量。

  ********

  德累斯顿展览

  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超过两百件来自德累斯顿国立艺术收藏的珍稀艺术作品正在伦

  敦展出。这次展出的包括在德累斯顿秘密收藏室---绿色保险库的一些作品。

  在1945年德累斯顿的轰炸中,绿色保险库八个精巧收藏室中有三个被炸毁了。尽管

  宝藏已被转移到一座山中堡垒存放起来,这些作品最后还是被红军掠夺并被带到了

  苏联。这些作品在1958年才被归还给德累斯顿,这次它们作为吉尔伯特收藏室的一

  部分而在伦敦的萨摩色特馆展出,而德累斯顿宫殿的画廊正在重建中。

  德克申德奈姆(Dirk Syndram)教授,绿色保险库主任说:

  “这次展出结合了德累斯顿其它博物馆的收藏,以展示四百年前德累斯顿艺术收藏

  的历史。在游历罗马纽约和汉堡之后,我们很高兴来到这里。”

  这些展品中包括游行用的盔甲,水晶雕刻品,以及手工制作的工艺工具,它们极具

  文化和历史重要性。

  德克申德奈姆(Dirk Syndram)教授,绿色保险库主任说:

  “这些展品在告诉我们十六世纪的德累斯顿宫廷,全欧洲最重要的宫廷之一,对我

  们来说,它就是一次冒险,因为它是一个挑选出来的宫庭。今天我们不知道在十六

  世纪的欧洲中心发生了什么,它又是如何与其它宫廷,比如梅弟其宫廷甚至法国的

  亨利卡特宫廷发生联系的,你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

  这些展品将在萨摩色特馆的吉尔伯特收藏室展出至十月,然后将在德累斯顿宫廷展

  出。它们不可能再离开德累斯顿了。

  ********

  使人身心受益的切尔西花展

  切尔西花展于1913年首次在切尔西举办。预计今年5天的展览中参观者将超过15万人。

  引人注目的是,今年将是切尔西的退伍军人们头一次展示他们自己的花园。

  这些英国海陆空三军的退伍军人是切尔西皇家医院的永久居民。

  为退伍军人设计的花园对长期服役的他们来说最合适不过了。

  SOT 退伍军人吉奥夫-佩恩(Geoff Payne)说:“特别是这些玫瑰的设计方式,展现

  了它们的主人因服役远行多年,被遗留下的玫瑰如何簇叶丛生。然加拿大28预测大白而它们却是和平

  的象征。现在战争结束了,主人回来了,享受着他多年来一直向往的生活。“

  已故的阿布扎比的统治者和阿联酋总统谢赫 本 扎耶德 阿勒纳哈扬(Sheikh Zayed

  Bin Sultan Al-Nayan)过去常在切尔西花展亮相。他的花园显示了他毕生对自然环

  境的兴趣,和他牢牢掌握着国土的灌溉和种植的权力。

  SOT 设计家克里斯-布拉德利-侯尔(Chris Bradley-Hole)说:“他与切尔西花展有

  着特殊的关系。他在这儿建了差不多十座花园。我想他把园艺当做一种国家间交流

  的和平方式,当然,他是一个非常热爱和平的人,也确实是一个充满和协思想的人。

  我认为他的花园代表了他的思想。”

  切尔西花展的参观者来自社会各阶层。伦敦因此花展的声誉和参加花展的名流而更

  名声远扬。

  设计师克里斯-伯德萧(Chris Beardshaw)说:“人们通常认为成品会更昂贵,而事

  实并非如此。在酝酿期花费可能会大些,可是一旦成型,就会成为绝佳而可行的经

  济取代品。实际上,我们发现所有的成品并没有在时间和精力上花费得比雏形更多。

  这就是我们的结论。”

  从英国本土生长的来自巴巴多斯岛的华丽的花,到威尔士的Anglesey的高质量的蔬

  菜,切尔西花展滋养着人们的身心。

  ********

  世界舰队

  女王视察了一支来自三十六个国家的大型舰队,这支舰队聚集在朴次茅斯港庆祝特

  拉法尔加战役二百周年,这是英法之间拿破伦战争中具决定性的一战。

  这可能是前所未有的舰隻聚会。将近二百艘各种形状大小的海军舰隻拥集朴次茅斯

  港。它们受到皇家海军的邀请参加庆祝世界上航海国家之间的友好关系。

  女王视察了岸上部队,然后来到HMS耐力参观大型舰队。在28年前她也曾参观过为庆

  祝女王登位25周年而聚集的一支较小的国际舰队。

  受阅舰隻中最大的是法国的航空母舰Charles de Gaulle号。两个世纪以前这两个海

  事国家之间的氛围截然不同。那时在拿破伦皇帝统治下的法国正同英国交战。

  在HMS 胜利号上,如今它保存在朴次茅斯港---纳尔逊上将带领英国舰队在特拉法尔

  加战役中战胜法国西班牙联合舰队。在那次战役法国入侵英国的威胁被终止。纳尔

  逊上将在那次战役中牺牲,而后被树为不朽的国家英雄。今天17只军舰聚集在这儿

  重现血腥战场,包括使用炮火和烟火。为避免重揭与法国和西班牙的旧伤,模拟战

  场只是蓝军对红军。表现当代海上合作及友善的辉煌演习并没有被历史的仇恨所搅

  扰。

  ******

  美国最大的摩托车制造商哈雷-戴维森公司正进军俄罗斯市场

  周六 (6月18日)美国最大的摩托车制造商哈雷-戴维森公司在在俄罗斯成立了一个代

  理店。这是自从1917年布尔什维克革命后哈雷在俄罗斯的第一个代理店,目的是吸

  引俄罗斯数量不断增加的富人为哈雷-戴维森摩托车的购买者。哈雷公司将在莫斯科

  中心的代理店出售每辆价值1万2千美元到5万美元的摩托。

  在石油和金属价格不断上升后,生活消费品生产商开始将目光转向走在经济繁荣的

  第7个年头的俄罗斯市场。哈雷-戴维森欧洲有限公司的常务董事加拿大28预测-cx28点vip约翰-罗素说:

  “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的来自各阶层的顾客,包括中产阶级,各种职业的顾客和将被

  摩托或有过摩托经历所吸引的富人。我们在世界上其它地方的经验是销售产品给各

  个阶层的人,无论是喜爱摩托的,还是那些因为我们提供的产品而来哈雷-戴维森代

  理店的人。我们希望在莫斯科也有同样的经历。”

  1913年哈雷公司在俄国圣-彼得堡成立了第一个代理店。但在1917年布尔什维克革命

  后,哈雷的陈列室很快就关闭了。

  贝罗索夫(Belousov)说哈雷2005年在俄罗斯的目标是销售200辆摩托。密尔沃基公司

  计划通过提供贷款给那些经济不太宽裕的人来提高销售量。

  俄罗斯人口总数有1亿4千4百万,在世界上排第7位。但哈雷在俄罗斯的销售量只有

  在邻国芬兰销售量的10分之一,而芬兰只有约5百万人口。

  *****

  玻利维亚的冬至

  玻利维亚人和外国游客一起来到安第斯山高原的高处迎接艾马拉新年

  星期二(6月21日)凌晨寒意甚浓,艾马拉(Aymara)印地安人,玻利维亚人和外

  国游客一起来到安第斯山高原的高处庆祝艾马拉(Aymaran) 5513年的第一个黎明。

  庆祝地点选在蒂瓦纳科(Tiwanaku)附近的废墟旁, 海拔4,000米,在玻利维亚首都拉

  帕兹(La Paz)西边约70 公里处。

  艾马拉(Aymaran) 新年,与南半球冬至日是同一天,它也告诉这个地区的人们,农

  耕开始了。 星期二凌晨,庆祝的人群围坐在篝火旁等待黎明,艾马拉(Aymaran) 教

  士们主持了庄严的仪式, 向太加拿大28预测凤凰算法阳神和巴查妈妈(Pachamama)表达敬意。人们等待着新

  年的第一缕阳光,据说它能带给人们力量。

  蒂瓦纳科(TIWANAKU )市长康德瑞 (LINO CONDORI)对路透社(Reuters)记者说:“这

  是人类和大自然的一次聚会,与太阳父亲的接触。今天我们重新汲取了治理国家和

  人民的力量”。

  有些人从玻利维亚首都拉帕兹(La Paz)远道而来,以感受他们的艾马拉(Aymaran)的

  根,凯梭(Eliana Casso)是其中一个,她说:“我们从拉帕兹市(La Paz)来,所以

  我们稍微受一些西方信仰的影响, 不过我们的根在艾马拉(Aymara),这种文化代

  表我们,所以我来了”。

  庆祝活动包括安第斯山音乐舞蹈节和手工艺品展示会。

  英国的约翰逊(Brian Johnson)是几十名不畏寒冷参加庆祝活动的外国游客之一,他

  说:“我研究艾马拉(Aymara)文化和传统,我想,看看玻利维亚怎么庆祝艾马拉(Aymaran)

  新年会很有趣,它的确非常有意思,虽然有点冷,不过值得”。

  但是外国游客少得令人失望,据信是玻利维亚近几个月的社会动荡的结果。

  预计参加庆祝的人数是大约一万人, 不过政局和社会的不稳定让外国游客的人数从

  期望的4,000人缩到不足100人出席。

  12天前, 玻利维亚总统梅萨(Carlos Mesa) 辞职,他的继任罗德里格斯

  (Eduardo Rodriguez)必须主持六个月后的大选。

  ***

  各种各样的名人筹款

  在各类危机中由于短期参与而倍受批评的名人筹款者们,现如今正为结束非洲贫穷

  而扮演着重要角色。

  BOB GELDOF先生,名人筹款者,在他于1984年以来首次到访这一区域时说:

  “发生在八十年代的事是这样的: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所以当时这里的人

  们只是简单的从这里离开,因为他们住得这样偏僻遥远。当时人们朝着他们所听说

  过的一个叫做Korem的地方步行前进。你应该超越埃塞俄比亚全境以及非洲全境来看,

  来了解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片土地被干旱所蹂躏;而这土地上的人们被贫穷所

  蹂躏。”

  JANE KARIUKI, 奈洛比居民,在街上说:

  “这是一个好办法,他们正在帮助我们,这很好。但我相信我们可以拿出更好的办

  法来提供帮助。我们作为政府和国家而有能力照顾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们。我是说,

  我们中的一些人仅仅是看着他们,从孤儿们的身边走过而对此毫不理会。我想,我

  们作为一个国家,如果我们自己承担起责任而不是等待其他的人们来到这里为我们

  做什么,我们将做得更好。”

  ROBERT MICHEL,“全球视角” 南非通信办公室,说:

  “我个人认为使名人们了解到这些发展中国家中正在发生着什么是一件好事。他们

  知道正确的途径将这些消息传播给欧洲和北美的大众。”

  大饥荒的幸存者,在他那还是婴孩的儿子的墓前说:

  “我们需要正确的政策,正确的发展和正确的策略。如果我们拥有这些,我们将成

  为富裕的人。”

  Tadessa Shumi的儿子在1984年的大饥荒中被活活饿死,那时,他的儿子才婴孩般大。

  Tadessa Shumi来到儿子的墓前扫墓,四周草丛中都是因饥饿而死的小孩子们的坟墓。

  一幅幅反映了在1984年饥饿的埃塞俄比亚人来到北埃塞俄比亚救济中心的照片震惊

  了世界。成千上万的人们从Tadessa Shumi的家乡Mek le 步行来到200公里以外的位

  于Korem的救济中心。没有人知道Mek le的人在挨饿。四处无援的他们开始步行,希

  望找到食物。在1984年的大饥荒中几十万的埃塞俄比亚人饿死后被掩埋了。Bob Geldof和

  其他名人开展了一场世界范围的活动以唤起人们对埃塞俄比亚困境和危机的关注,

  并成功的筹措到1亿美金援助款。从那时到现在,名人筹款者们一直交叉往来于各大

  洲间为非洲接连不断的危机筹措资金。然而持久的解决贫困的方案还未找到。

  由于来自世界各地的热心的人们的捐款,今天的Mek le是一个欣欣向荣的村社。牛

  群丰饶;水在新建的运河中川流不息的流淌;每年一次的丰收确保了大量的食物储

  量。然而,乡下地区依然是脆弱地带,很容易遭到破坏性的干旱。贫弱的政府无力

  打破贫困的恶性循环,以至留下了大片荒芜的土地和一千四百万人民依赖于经济援

  助。

  Bob Geldof于2003年又回到这里访问。他为他所看到的景象感到担心。

  “这样的景色使我恢复了记忆。它看上去这样干燥,令人担懮的干燥却又美丽。发

  生在八十年代的事是这样的: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所以当时这里的人们只

  是简单的从这里离开,因为他们住得这样偏僻遥远。当时人们朝着他们所听说过的

  一个叫做Korem的地方步行前进。”Geldof说。

  很大程度上由于Geldof 和国际社会的努力,Mek le的状况有所改进,然而埃塞俄比

  亚本身仍陷在贫困中无力自拔。Geldof认为要想取得长久的改变,贫困本身必须是

  亟待解决的问题。“你应该超越埃塞俄比亚全境以及非洲全境来看,来了解这里到

  底发生了什么。这片土地被干旱所蹂躏;而这土地上的人们被贫穷所蹂躏。”因此

  Geldof和其他的名人筹款者们正在尝试一项新的策略:他们正在敦促西方国家的政

  府们提交一种永久性的解决方案来结束贫困。而非洲人民要求对这些永久性的解决

  方案有一个发言权。

  “这是一个好办法,他们正在帮助我们,这很好。但我相信我们可以拿出更好的办

  法来提供帮助。我们作为政府和国家而有能力照顾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们。我是说,

  我们中的一些人仅仅是看着他们,从孤儿们的身边走过而对此毫不理会。我想,我

  们作为一个国家,如果我们自己承担起责任而不是等待其他的人们来到这里为我们

  做什么,我们将做得更好。”Jane Kariuki, 一位肯尼亚人说。

  尽管评论界批评名人筹款者们并没有提供长期的解决方案,援助组织宣称他们仍旧

  对呼吁非洲以外的人们对这些问题的关注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个人认为使名

  人们了解到这些发展中国家中正在发生着什么是一件好事。他们知道将这些消息传

  播给欧洲和北美大众的正确途径。”Robert Michel,来自于“全球视角” 南非通

  信办公室,这样解释道。Geldof正在组织在七月份演出的Live8系列音乐会,并希望

  在这一年----“非洲年”之中,世界将会找到一条持久的解决非洲贫困问题的方案。

  回到他那还是婴孩的儿子的墓前,Tadessa Shumi 说这些援助并不充分。如果非洲

  想要为这里的孩子们提供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那么经济援助应和根除贫困以及良

  好的管理相结合。“我们需要正确的政策,正确的发展和正确的策略。如果我们拥

  有这些,我们将成为富裕的人。”他说。

  在这一年之中,世界将有机会找到一条持久的解决贫困的方案,以此来确保1984年

  埃塞俄比亚的悲剧不再重现。名人筹款者们正在努力确保全世界的人们了解到这些

  信息。

  *********

  德国狂欢节博物馆

  德国狂欢节博物馆在科隆开放

  博物馆主任冯德班克(MATTHIAS VON DER BANK)说:

  “博物馆展示了狂欢节的起源和历史, 它告诉不熟悉这些知识的人们,狂欢节不光

  是狂饮和在街上乱跳”。

  博物馆参观者汉南(LISELOTTE HANNEN)说:

  “对我而言,狂欢节就是和别人一起活动活动,是生活的一种方式”。

  博物馆参观者蒲莱斯(BRUNO PRASS) 说:

  “狂欢节让你有活着的感觉,不过在科隆你总有这种感觉”。

  狂欢节满足了只有人类拥有的欲望: 那就是一年有一次能忘记自己的身份,

  披头散发,或象德国狂欢节之都--科隆的当地人说的那样,“jeck sein”(translator'

  s note: I don't know what "jeck sein" means)。

  从中世纪到今天,科隆一直是狂欢节的据点。那些狂欢节迷受不了狂欢节一年只有

  一次,科隆就开放了狂欢节博物馆,人们称这个博物馆是一年的“第五个季节”。

  博物馆星期天(6月19 日)首次开放, 尽管天气有些热, 还是有很多人来,他们想看

  看狂欢节背后的故事,它真正的涵意。

  博物馆主任冯德班克(MATTHIAS VON DER BANK)说:“博物馆展示了狂欢节的起源和

  历史, 它告诉不熟悉这些知识的人们,狂欢节不光是狂饮和在街上乱跳”。

  博物馆的馆藏详尽,人们在那里可以看到19世纪狂欢节开始时的文件记录、这两百

  多年来狂欢节的变迁、那些“疯狂日子”里的纪念品、狂欢节国王和王后的服饰和

  他们佩带的奖牌。

  因为科隆的狂欢节不仅仅是游行队伍、许多狂欢节委员会、众多热心的参与者, 狂

  欢节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了。汉南(LISELOTTE HANNEN)参观时说: “对我而言,狂

  欢节就是和别人一起活动活动,是生活的一种方式”。

  对生活在科隆的蒲莱斯(BRUNO PRASS) 说,狂欢节的意义更多。他告诉路透社记者:

  “狂欢节让你有活着的感觉,不过在科隆你总有这种感觉”。

  除了400多个正式“狂欢社团”(Koner Karneval德文?)的气球游行之外,还有模仿

  主流狂欢队伍来搞笑的“替补狂欢队”(Stunksitzung),然后有科隆小丑和桑巴舞

  队在街头的狂欢活动。

  每年2月中旬,也就是玫瑰星期一(Rosenmontag)前的周四,“女人狂欢夜”(Weiberfastnacht)

  ,第11个月的第11天的第11个小时的第11分钟,在科隆老市场广场,才是长达六天

  的狂欢节的正式开始。狂欢节周, 没有商店开门,没有人办公,客栈和酒吧打烊的

  时间也会一拖再拖。

  狂欢节的星期天, 代表当地学校和城镇的游行队伍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彩球彩带

  淹没了大街小巷,狂欢节达到高潮: 恶魔(Triumvirate)与王子, 农夫和少女的游行

  队伍包围了科隆。

  不计其数的装饰物漂浮着、到处是巨型木偶和肖像、乐队、上百匹马和“普通士兵”、

  沿着游行路线等待的成千上万观众,整个科隆沉浸在欢腾的热闹气氛中。现在狂欢

  节博物馆希望能吸引和真正狂欢节一样多的狂热节爱好者和参观客。

  ****

  开始新生活的孪生熊兄弟

  经过10年的圈养生活后,被关在狭小房间的两只熊最终获释,得以在匈牙利的一处

  野生动物保护区开始新的生活。

  帕特丽夏拉德诺科内蔻 (PATRICIA RADNOR KYRIACOU)动物责任塞浦鲁斯创始人,

  说:

  “它们从前呆在狭小的笼中,笼子非常简陋窄小。地板常被动物的尿浸湿,它们不

  能自由走动,而是在地板上匍匐行走,它们沿着笼子的四壁一圈圈的匍匐行走了十

  四年。它们不知道什么是草和水。然而这里却截然相反,完全象天堂一样。”

  (匈牙利语)贝林特普利 VERESEGYHAZ熊保护区主任,说:

  “来这里的每只熊都很惊异和迷惑。一旦它们和我们在隔离间交上了朋友,以及允

  许外出,它们变得平和,而不象现在这倍感迷惑的两只熊那么野蛮。”

  Limassol 动物园的双胞胎熊飞抵它们的新居,一个匈牙利野生动物保护区,它们将

  在那里度过余生。它们被放入特制的笼子里由专线从Larnaca起飞,于上午七时运抵

  布达佩斯。十五岁的迈达斯和诺亚出生于特拉维夫动物园,它们在1993年被带到塞

  浦鲁斯。

  在动物园拥挤的圈养条件下生活多年后,它们将得以有机会适应野外生活,并最终

  会在野生动物保护区获释。它们的新居位于布达佩斯附近的森林地带,同时也是另

  外三十只熊的栖息地,这是中欧唯一的熊保护区。在离布达佩斯一小时之遥的Veresegyhaz,

  这两只熊先是被放入隔离区的笼子里,然后,鼓励它们走出笼外。最初诺亚非常小

  心和迷惑,它很害怕不敢走出来,但是,一旦走出笼子,它就闻到了草的清香,并

  第一次尝试了在湖水中沐浴。在诺亚被释放后不久,迈达斯也被放归大自然了。迈

  达斯与它兄弟相比,更急于离开笼子,并迫不及待的加入了在池塘中嬉戏的兄弟,

  在那里兄弟俩儿发现了隔离区对面的熊。它们将在隔离间度过数周,然后在保护区

  被释放,在那里它们将和其它三十只熊生活在一起。由于其臭名昭着的不符合欧共

  体要求的动物生活条件,Limassol动物园多年来备受攻击。根据1999年欧共体动物

  园条例,动物的人工圈养环境必须提供“满足动物个体行为需求的条件。”

  把熊从拥挤的圈养环境中解放出来是塞浦鲁斯保护动物责任委员会十多年来努力的

  结果,最近塞浦鲁斯保护动物责任委员会开始与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和波恩自由基金

  会合作。塞浦鲁斯保护动物责任委员会的Patricia Kyriacou 很满意熊的新居,认

  为对它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改进:“它们从前呆在狭小的笼中,笼子非常简陋窄小。

  地板常被动物的尿浸湿,它们不能自由走动,而是在地板上匍匐行走,它们沿着笼

  子的四壁一圈圈的匍匐行走了十四年。它们不知道什么是草和水。然而这里却截然

  相反,完全象天堂一样。”

  Veresegyhaz熊保护区是中欧唯一的熊保护区。它建于1998年,当时为了拯救大约20只

  被关在邻村一个农场小笼子中的熊,这些熊是主人用于拍摄电影之用。

  当地议会帮助定下Veresegyhaz附近的森林地带,从那以后好几只来自匈牙利和其它

  国家的熊在此安家。今天38只熊在舒适的条件下和谐地生活着。 Balint Puli,熊

  之家的主任,说所有的熊最初都很野蛮不久就变得平静:“来这里的每只熊都很惊

  异和迷惑。一旦它们和我们在隔离区交上了朋友,并及允许外出,它们变得平和,

  而不象现在这倍感迷惑的两只熊那么野蛮。”

  将熊运至布达佩斯附近的Veresegyhaz保护区的运费,以及照料熊所需的一切开支,

  已被世界动物保护学会支付。

  ***********************

  众朋友,感谢您收看今天的大千世界节目。欢迎您下次准时收看。

F